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第787章 怪怪的(第1页)

前面开车的是池南。

很有眼色地把前后排中间的挡板升起来。

但车厢就这么大,就算隔开画面,也隔开不了声音,他还是能听到后排两位老板的争执声。

先是商时序的语气,比平时冷漠:“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做得出这种滥杀无辜的事?”

然后是楼藏月的质疑:“你的意思是,爆炸不是你做的?”

“不是我。”

商时序这样回答,“我只是在事发后,推波助澜,让沈氏的境遇更加糟糕仅此而已。但爆炸,不是我做的。”

楼藏月分明不信:“事发那天我问你,你当时明明没有否认。”

“阿月,我当时也回答你了,我说,你从前绝对不会怀疑我,你从前无论如何都是信我的,但自从你对闻延舟没那么恨了,或者说,根本不恨了之后,你就开始不相信我。”

商时序接连几个问句重重叠加,哪怕他的语气再平和,也盖不住那咄咄逼人的尖锐感。

“阿月,我还要问你,你为什么对闻延舟,总是能原谅得那么容易?难道你忘了他也是你的仇人?忘了你养母是死在他的手上?忘了他射向你的那一箭?忘了你刚到马赛时因为他而生出的抑郁真?你还亲手砍断自己的手指,你……”

“我没忘!”

楼藏月疾声打断他!

池南目视前方,眉头不禁皱起,有些担心后面的两位。

前面没有堵车,但他的车速还是情不自禁地放慢下来。

印象里,商总和小姐,从来没有因为什么发生过争吵。

因为商总对小姐有种亏欠感,所以无论什么事,他都会让着小姐纵容着小姐;而小姐也心疼他的身体,总是护着他的。

这是第一次这样。

楼藏月吐出口气,一字一字地说:“我也没有不恨他,我一直在走我原定好的路,从没有偏移过。”

商时序:“是吗。”

“是的,我也没有不相信你,既然你说你没有,我就信你没有,这样,可以了吗?”

车厢里又一阵安静。

再度出声,是商时序:“已经三月份了,但婚礼筹备还差很多,大概是底下人做事不尽心,阿月,你去接手,正好可以按照你的喜好准备。”

楼藏月觉得荒缪:“你要我现在放下手里所有事,回马赛准备婚礼?”

“沈家已经是苟延残喘,不值一提,剩下一个吴慈生和闻延舟,交给我就好。”商时序说。“我们是一家人,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本就不用分那么清楚,准备一下,明天就去吧。”

楼藏月不可置信:“商时序!你这么决定,问过我同意了吗?!到底是婚礼需要我接手,还是你受不了我跟闻延舟见面所以干脆送走我?!”

书友推荐:被活埋三年:我死了,他疯了!直播被剧透历史的千古一帝,今天也很尴尬七零宠婚:撩硬汉!生三胎肥妻逆袭,禁欲长官求我生崽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夺娇19世纪女伯爵的日常生活陈六何沈轻舞在北宋当陪房以你为名的夏天以婚为名宋相思楚辞非常权途一品红人官途:权力巅峰偏执攻怀了颗蛋以后万人嫌神探凭亿近人赛博剑仙铁雨他说我不配千里宦途
书友收藏:问鼎之路主母重生,全侯府火葬场官路红途都市狂龙枭神吃了肉,就不能吃我了草原牧医[六零]大王万万不可!归雾官路扶摇被嫡姐换亲之后官途,搭上女领导之后!交易人妻红颜官途触手怪她只想生存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姜暄和慕容在北宋当陪房从摊煎饼开始当厨神七零大杂院小寡妇反差调教(父女,高H)